致学弟妹的分享 【文:陈家兴 – 毕业于 2006 年】

这篇文章刊登于2010/2011 博大前进干训营手册,是我很喜欢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是我的学弟也是我的战友陈家兴写的。陈家兴求学时期就积极为校园民主而奋斗,曾担任学运学生政治协调员,也曾经中选为博大学生代表。2004年,还是学生的陈家兴就曾为蔡添强助选,早上去巴刹,中午沿户拜访,傍晚陪候选人走夜市集,半夜还要和另一位学弟江伟俊、Ah Chan等人一起熬夜去挂旗。后来,陈家兴毕业了就在前隆雪华青秘书李英维的公司工作,李英维和陈家兴因缘不浅,不但曾是同事,也是万绕同乡,而且当年李英维还曾经声援过被博大校方援引大专法令提控7宗罪的家兴。毕业后的陈家兴也曾担任隆雪华青理事。2008年家兴还到务边为李文材医生、学长郑立慷和曾敏凯助选。过后,陈家兴就在霹雳州为民主默默耕耘,担任国会议员李文材医生的政治秘书,目前他也是公正党霹雳州副秘书。

以下是他曾经写给学弟妹的文章,至今还是那么的叫人感动!

—————————————————————————-

各位前进阵线的学弟妹们, 首先我必须向大家道歉,毕竟离开校园的 5 年间,其实都没有对于校园局势发展,给予太多的关心。平时,只是从几位还在学运(松荣和棣惠)或学长(康辉)的口中得知一些最新的消息。可能觉得自己已经和你们有了一些时代的距离,换句话说:“老了”!但是,可以确定的我们心中的那份信念和坚持,一定是一脉相传的。

回想在 3 年的校园时期,如果有一天我的孩子(我还未结婚!)问起我,在大学时期究竟是什么让我印象最深刻?我想我会毫不犹疑地回答他(她)们:“参加学生运动,加入前进和学运。”

当时的我,相信和诸位现在一样,每天都有忐忑不安的心情,每天都有着自问自答不完的问题,这包括:

1.)为什么要这么辛苦去派传单?人家都和 coursemate 在吃饭,我却要在烈日下派传单,还要担心被Pak Guard 捉?

2.)现在这样的付出,将来会我会有什么收获呢?

3.)如果我现在这样下去,以后我的前途(事业)将会如何?

4.)我们做来做去都是几只小猫,越做越想放弃!

5.)因为学运和前进,我不能够和 Coursemates 在一起共渡大学时光,朋友都用异常眼光看我!。。。。。。。。。。。。。。。。。。。。。。。。。

心中有太多太多的疑问。 当初,本身加入前进的缘起,我并没有感受到校方的压迫。而我在第一年就已经参与校园选举工作,并担任学阵助选团总协调一职,负责规划助选团的宣传工作和拉票“助兴”活动。也是这样,我开始做出了选择,而且在 3 年内,并没有冒起想要退出这个运动的念头,直到现在我依然觉得我作对了选择。

以前,学生时代很多时候大伙们都是骑着老铁马到处去活动,直到深夜才回宿舍。当时我就问起学长郑立慷:“你不怕吗?不怕深夜回家时,有鬼坐在你的电单车后座吗?”

那个时候,还记得就是校园选举期间的深夜 3~4 点钟,我们决定到 Old Flat 张贴新闻剪报的传单,是“博大双雄”(康辉和万腾)被校方打压的第一次,我们就将校方和保安粗暴对待学生的行为公诸于世。

话说回来,那个时候,郑立慷毫不犹疑地,手指着他的额头,回复我道:“一点都不害怕,你没有看到我的额头有些东西吗?那就是“正义”两个字!”

就是因为“正义”,我们可以深夜独自回家;就是因为“正义”,我们可以抬头挺胸;就是因为“正义”,我可以和家人闹意见到脸红耳赤;就是因为“正义”,我可以不理会同学笑我傻。(当然有时候成绩不好的时候,还是会感到有一点点,一点点罢了,的不好意思!)

正义让我们这伙人走在一起,从我第一年参与的约小猫 5 只到我毕业那年约 20 人,我想我们从有到无,组织从小到大,论述从空洞到实在的过程,我们学习了很多也和身边的朋友分享了许多。不管组织或是个人的成长,我在毕业后才能够深深的体会到。

各位千万不要小看我们的影响力!还记得在学生时期,我们办的记者会都会获得媒体的青睐,而且每次都是刊登在全国新闻。校方千方百计要打压我们的活动,甚至在校园新生月的讲座上,千叮万嘱新生不能够参与我们,到最后没有办法之下,必须成立所谓“合法”的 Pesta Angpow 尝试消灭我们,当然我们的“小强”精神最后还是坚持到现在。

算起来我们(前进)在 2001 年成立后,只是短短的 4 年内,已经开始得到许多人的关注,包括最后校方终于按耐不住,引用大专法令来提控我们前进的三人(林仕壮、黄思敏和我)。那个学运风气云涌的时代,扩散到其他校园,包括我们跨越族群成功建立起合作关系的 GAMIS 同学,马大也有约 20 人被提控,回教大学、理大也有学生陆续被提控。

就是这样我们很快的走过了短短的三年时间,过程总当然我们承受失败的痛苦和胜利的快活,但是最让我影响深刻的我是被提控的时候。

当时我是最后一个接到提控信的受害者,控状高达 7 条罪,已经和思敏创下纪录了。就在过程中,我和家人建立起很好的关系,包括一向来反对我参与“反对党”(他时常这样比喻)的父亲,在我被提控后告诉我一句话:“如果电台要访问,我一定接受,我要告诉其他人我的孩子没有错,我会继续支持他。”

天呀,我这是快要掉泪了,快疯掉了!父亲就是简单的告诉我,现在和他谈回来当时的情况,是因为我们的组织性和成熟度让他对我有信心,他觉得我已经长大成人负责任了。

我们也曾经被拉大队到林仕壮的家乡和他的父母交代,同样的父母没有怪罪于我们,只是在他们的眼中,我们依然是孩子他们才会担忧。所以只要我们展现成熟度和不时向他们汇报,那么问题就会迎刃而解,记得千万不能够将他们蒙在鼓里,这是大忌!

其实,所谓的学生运动也不是什么很“大”的东西,反而我经常想,其实我们只是在做对的事情,以及反对不公义的事情发生,就是那么简单!当然在过程中我们必须不断进修阅读刊物来确定我们的做法是在轨道上,而最重要的就是必须“下场”(Turun Padang)去表现我们的想法,说出我们的想法,影响着更多人变成我们一样。

所以不必觉得这是一个苦差,反而只要“运动生活化”就行了,世界顿时就会变得更美好。

522046_10151395363285745_364237370_n

from: http://www.facebook.com/notes/robert-kang-hui/%E8%87%B4%E5%AD%A6%E5%BC%9F%E5%A6%B9%E7%9A%84%E5%88%86%E4%BA%AB-%E6%96%87%E9%99%88%E5%AE%B6%E5%85%B4-%E6%AF%95%E4%B8%9A%E4%BA%8E-2006-%E5%B9%B4/580884711923160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