涂鸦系列之想像的涂鸦

Image

 

文:左手

经过的小巷、空地或荒废建筑物,还留下生命气息的恐怕只剩下曾经被覆盖几次的凌乱涂鸦。有谁会想到,那里曾经有一帮人(或只身),在充满危机下,花钱买几罐颜料,在平面空间上挥洒,只愿能借此涂鸦表达出他们的心声。

 

基本上,我们对涂鸦的想像,最先想到的就是那彩色的、凌乱的、看不懂的、很多元素凑在一起的文字及图画。涂鸦,有些人认为是珍贵的艺术品,必须留住;有些人觉得那是空间里的污垢,必须铲除。

实际上,看似无意义的签名,我们常只注意具体的表像,但却忽略了其抽象的意涵。

谁拥有公共空间?

公共空间的概念原指公众共享的一个空间,但是在这所谓的“公共”空间里,共享的意识是含糊不清的,原本已离共享的理念越来越远的的公共空间,早已成为政府和商业机构的私有地。

市场广告泛滥成灾,历史文化移除古老建筑搬迁,公共空间早已成为资本主义的祭品之地,何谈共享呢?涂鸦这被认为影响市容、不登大雅之堂的私人行为和概念,又怎样与主流文化的霸权冲击呢?

涂鸦本身的存在是充满矛盾和冲突的,当问题回到城市公共空间的支配时,到底谁才可以支配?又如何公平的使用?在法律上,涂鸦是非法的,如果未获授权,一笔一划都是违法的举止,其进行的场地都与公共、半公共或非公共空间无法切割的(涂鸦香港,2012)。

在传播上,涂鸦则是属于一种传播的工具,无论是大作还是雕虫小技,涂鸦可说是一种“发声”,尤其在后现代社会里,视觉压倒一切,情绪抒发胜于理性对话,涂鸦已成十足的户外广告。

抵抗粗暴的温柔

涂鸦的意义不再只是签名或画画,它也可以说是对社会发出的抗议,尤其现在很多涂鸦都带有政治议题、性别、空间权利,更显得出涂鸦不仅是“我写故我在”,而是借由空间与外在环境产生一种对话。

所以,涂鸦的存在总有相当的灰色地带,显然并不是简单的非黑即白。有多少人会想到,为什么微不足道的几个人可以把整个大城市弄得面目全非?其中最为肯定的是,涂鸦的社会效应所引起的,显然并不是涂鸦本身的问题,而是涂鸦背后的隐藏符号和社会意涵。

好比如2011年“阿拉伯之春”后的埃及,各种艺术形式充斥街头,创作者和艺术家用各种媒介——影像、文字、声音来传达信息。其中,以街头涂鸦最为引人注目。一幅又一幅的革命殉难者画像、讽刺画像、革命现场,控诉旧政府的粗暴,也向新政府表达诉求:性骚扰、贫穷、警察暴力、政治腐败等。

在这个空间,人们自由汇入渴望,建立彼此的互动,尝试对话,用温柔抵抗强硬。解放涂鸦,让涂鸦被看见,诉求被听见,正是埃及人民的手,重新赋予涂鸦生命力。

 

转载自:http://kajangneweranetwork.wordpress.com/2014/01/23/%E6%B6%82%E9%B8%A6%E7%B3%BB%E5%88%97%E4%B9%8B%E6%83%B3%E5%83%8F%E7%9A%84%E6%B6%82%E9%B8%A6/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