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性工作者之能不能别叫我鸡?

专栏特约之『空间的隐喻』

文:左手

工作时,偶然听到同事说:“那个鸡……”,我朝他看的方向望去,是几位穿得比较曝露的外劳女生在购买衣服,而手里拿的衣服“刚好”是与她们穿着有点相似。

看后,我立刻反驳:“并不是穿得曝露就是妓女,别人有衣着自由。就算她们是,也不叫鸡,是性工作者。”

他不解,因为在他的认知里,妓女多数是外劳,而且穿得很曝露,更是以用身体来赚钱的“鸡”。

 

“鸡”的社会意涵

回到我们初看电视剧,尤其是港剧里最常听到的就是“gai(广东发音)”、你只不过是个gai!”。我们问父母,什么是“gai”,父母多数会这样回答:“gai就是那些卖自己身体的妓女,你不用功读书就会像她们一样!”然后呢?没有得到再多的解释了。

在社会里头,性工作者的存在与父权社会是没办法分割的。“鸡”这个字眼,一旦被标签在女人身上,就意味着那女人是污浊的、滥交的、肮脏的、有性病的,被贬低得一文不值。

我们只会在深入访谈、田野笔记中才了解一些性工作者下海的悲惨经历。原来,性工作者都是逼不得已才下海的;原来,都是因为穷;原来是没有学历;原来是找不到理想工作;原来是被骗来的;原来社会早已清楚明了她们的处境,却没试图去改善性工作者的环境。

被羞辱没法反抗,有苦自吞

在整个性交易的过程中,最糟糕的不是与不认识的嫖客发生性行为,而是遭到嫖客的性暴力、毒打发泄情绪。有些嫖客甚至完事不付钱吃霸王餐,出口羞辱性工作者。

“你只是个鸡!”

“你以为你很高贵吗?你这个贱货!”

“你什么都不是!”

“你今天都被上很多次吧!”

觉得这些话看起来不舒服吗?假使我们被强奸,我们可以去报警,那么性工作者被强奸呢?她们又该如何处理呢?报警会受理吗?我们没有办法去想像,性工作者是怎样面对这些丑恶的怒骂及侮辱。在底层阶级的生活里,她们没办法得到重视,就算是同性别的也无法理解她们的处境。

环境不友善,谁顾及她们的安危

环境与人们的不友善其实比我们想像的还要严峻,性工作者们没能力互助,更没办法得到法律保障。她们的存在是灰色地带,周旋在不是非黑即白的环境下,她们一丁点的反抗随时都有可能丢失生命。

警察延绵不绝出现扫黄行动,黑暗的角落与小巷总有几位女生在停留等候客人。我们该思考的是,什么因素让现今的环境,可以这么不友善的对待性工作者。而又是为什么,人们可以一直理所当然地贬低性工作者的工作性质与存在价值。

是什么样的环境下让她们无法抬起头?人皆生而平等,每个人都有身体自主权,在我认为,性工作只不过是个金钱与身体的交易,不偷不抢,确确实实是个正当的工作,我们有何权利去贬低他人的工作?能不能别叫她们是鸡或“gai”,而是尊重她们,称呼为性工作者?

 

 

转载自KNN新闻网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