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思敏——坚强的意志(内附黄思敏的感人文章)

最近晚上我迟睡也要把年轻人的奋斗故事写出来,因为小小故事往往对正面对船只颠簸于海涛飓风之中的航海者而言,有着彼此鼓励的作用。
话从头说起,第一次遇见黄思敏,是在2004年大学迎新周的第一天。
还记得每年新生入学时,博大华文学会(博华,前称博大华裔生协会)都会于富都车站拉布条和举大字报来迎接新生。没想到2004年的那一年,博华的迎接新生活动只迎接到一个人。可见随着时代的改变,人人都好像很富裕似的,大学新生都有本身的交通工具前往大学报到,唯独这位青年——黄思敏独自一人从吉打双溪大年乘搭巴士来到富都车站,非常简朴。就这样,黄思敏大专生涯的第一天被我们迎接了,而成功迎接黄思敏的人就是后来成为第十六届博华主席的江伟俊。(如果年份日期我没记错的话)而黄思敏就是后来叱咤博大校园的学运领袖!
很自然的,我们这些活跃分子通常都参加至少两个组织。黄思敏后来先后担任了前进外务协调员、博营副主席、博华外务副主席以及学运组织秘书。
大学里,多数学生求学时只是专注念书,当然主修学业副修活动的也不少,但是主修活动副修学业的人就寥寥可数,黄思敏就是其中一个。别以为主修活动副修学业就不是好料,其实恰恰相反。思敏的活动主修学生运动和社会运动,这不是好料的话是什么呀?这正好显示他心怀大爱,是一个具有社会理想的青年啊!
学生运动和社会运动强调的价值观就是自由、平等、民主、人权、责任和博爱,试问这可不是社会本来就应该要具有的价值观吗?大学时把学业修得很好固然是好,但是如果把心中理想修得好更显可贵。
说起思敏(其实他比较喜欢人家叫他Simon),Simon的动员能力超强,我认为这与他勇往直前和坚持到底的意志有关。Simon是一位爱思考和有很多问题问的年轻小伙子。尽管他常常问我们这些学长很多问题进而让别人以为他好像没有信心,其实那是错误的认为,那只是他要搞清楚理念和想法而已。一旦理念清晰了,他那股无坚不摧的信心和勇气以及坚持到底的精神,往往就能够感染和带动身边的人。博大校方虽然曾经原因大专法令提控他七宗罪(其中包括在9月21日前往国会呈交备忘录、分别在9月26日的校园选举提名日及9月29日的投票日杯葛校园选举、在9月26日至29日期间参与筹款活动、10月7日抬棺游行呈交备忘录给马来西亚人权委员会、在10月7日游行时出现在ntv7镜头,以及曾经出席法庭声援七名因参与反对《内安法令》集会而遭校方开除的学生。《独立新闻在线》当年报导),但是却无法把Simon打沉,Simon与其战友反而愈战愈勇,成功号召博大史上规模第二大型的和平集会(最大型的集会为烈火莫息早期的学生食物中毒集会),最后还成功迫使校方撤销控状。
后来当博大校方大举镇压活动圈时,包括拒绝博华注册,Simon和当时主席黄健毅毅然扛起抗争的责任,勇敢地向校方争取注册。他们的博华注册行动让社会动容。博大华文学会(博华)注册运动委员会在当时国营电台爱FM的清谈节目中,呼吁更多民众响应博华的注册运动,冀望通过民间力量让博华早日成功注册。当今大马报导指出当时逾600封手机短讯支持博华注册运动。那时候的黄思敏和黄健毅有能耐动员近百人拉布条抗议。虽然博华注册运动在几年后无法持续,但是却成功逼使校方成立博大中华文化协会来回应该校园学生抗争。黄思敏和其博华战友可说居功不小。
后来让我们大家都很担心Simon的是其至爱的父亲黄少明的离开。我们知道这对Simon打击很大。但是得到父亲的遗传,Simon的坚强并没有因此而倒下,反而继承了父亲坚强的伟大意志。至今,Simon的坚强意志是那么的强大,打倒巫统国阵如是,打造公民社会如是。
毕业后的他放弃可以享有高薪的电脑与通讯工程,反而继续心中的理想,为打造民主社会而努力。他目前是吉打公青团副团长、吉打州双溪大年市议员、公正党峇甲亚兰服务队主任及公正党双溪大年区部理事。
在此附上有关Simon的其他故事和文章:
第十二届大选我国在野党取得历史性胜利,成功否决国阵三分二议席和取下五州政权。让我想起今天的局势是爸爸期望以久的一个局面,只可惜他没有机会看到了。
令我很高兴的是,原来很多人都没有忘记我父亲-黄少明。他们有—
1。陈楚江先生
陈楚江先生在大选竞选双溪大年的一个州议席,并胜利当选。陈楚江先生是爸爸年轻时的同志战友,也是在98年后一起重新参与社会运动,加入公正党的老友。他竞选的选区其实是爸爸生前服务和耕耘的社区。陈楚江在大选过几天便拨电给我,提起对父亲的怀念。
2。姓陈的会计师
也是我爸爸的朋友,打电话给我问候我。
3。我家花园的居民
我妈妈告诉我说他们都没忘记爸爸,遇到我妈妈时都常提起爸爸。
4。我姨丈的朋友
我姨丈告诉我说他朋友都说如果爸爸没去世,现在已经是州议员了。
5。赖康辉学长
康辉学长在他的部落格-反抗压迫 的post,真的令我非常地感动。真的没想到学长他也会记得爸爸,看到他部落格的当儿,我眼泪都流了,虽然当时都不能确定学长所说是不是我爸。
以下是康辉的post:
友人的父亲
我有位战友的父亲,一生都在为社会进步付出劳力与时间岁月。虽然他的知名度未必很高,但是我却很佩服。他说得上是年轻人的榜样。
友人的父亲在年轻时就为社会进步而奋斗,虽然遇到了失败,然而却未轻易言弃。虽然上了年纪,他依然为理想而战。他以坚强的意志,独具慧眼地意识到多元路线是民主的唯一出路,选择加入人民公正党,发挥最后的余辉。可惜,他最终还是与世长辞了。
他虽然走了,但是却留下了——坚强的意志。
最近,一代霸主国阵的数个州政权易手,三分二的国会议席也被打破。两线制的雏形已然形成。这印证了他当年的眼光和行动是对的。
他所付出的岁月与行动给了我们条件,给了未来更好的条件。
我们年轻一代继续奋斗吧!理想社会终有一天会实现。
6。郑立慷学长
立慷在康辉学长post的回应。
Chang Lih Kang 郑立慷 said…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大选胜出后,我也想起了他。
立慷学长也曾在我爸去世后在他东方日报的评论写有关爸爸的文章,之前没有把它放在这里,现在把它copy过来。
悼黄少明先生-至学弟思敏的一封信
思敏,
对于你父亲的逝世,我深表同情及难过。身为独生子的你,必须好好照顾自己和母亲的健康。毕竟,逝者已矣,节哀顺变吧!
关于你的父亲,我并不熟悉,只是有几面之缘,并且知道他是一名前内安法令扣留者而已。听说,你父亲被扣留的八年期间,是发生在你出生之前的日子。这 对你来说也许是幸运的吧?至少,你不必在童年时承受那许多内安法令扣留者的孩子所承受的压力和没有父爱的煎熬。近两年内,两名内安法令扣留者的孩子患上了 精神病;一位两岁半的孩子,从出生至今都没有触摸过他的父亲,因为在甘文丁扣留营里,家属只可以透过一层透明纤维和一张铁丝网看到他们至爱的家人。
第一次听说你的父亲,是在今年4月-废除内安法令联盟在你的家乡(双溪大年)举行了一场关于内安法令的讲座, 你父亲是其中一名主讲人。我的同事回来后,兴奋地向我讲述当时的情形,尤其是你父亲的演讲。没有华丽的修辞,也没有激昂的语气,但是反对内安法令的坚持和 敏锐的政治分析为他赢得尊敬。
在今年5月1日,我在劳动节的人民庆典上第一次见到你的父亲。削瘦的脸庞、炯炯的眼神,显示出他坚毅的性格。我相信,其他人的邀请,并不是他从老远 的双溪大年赶到吉隆坡的原因。他更期待的,肯定是他儿子联合其他各大专学运朋友的话剧表演。看见儿子开始踏出象牙塔,展现对社会弱势群体的关怀,他的内心 应该感到非常欣慰。
与你父亲的第二次见面,是在今年6月4日。当时,我和你这“半个同事”(当时正值大学假期,你在人民之声当义工)共车北上槟城参与由废除内安法令联 盟所举办的巡回演讲。虽然你父亲不是当晚的主讲人,但是,我对他的印象非常深刻,尤其当他私下鼓励扣留者家属的时候。当时身体抱恙的他,一边咳嗽、一边嘱 咐扣留者的妻子们不要听信警方政治部的话,因为他们正是导致这种不公义、无审讯扣留的罪魁祸首。他更向他们分享自己的经验-当时被捕后,他从来不奢望听从 警方政治部的指示而获释。在那群一起被捕的战友当中,甚至有不明文的协议,即谁能够坚持最久才是英雄。
由于不懂得翻译,他要求我向扣留者家属解释“坐穿牢底”的意义。我的马来文造诣有限,结果还是他自己想出一个词-duduk sampai penjara berlubang。当时我觉得很好笑,可是当我问那些扣留者的妻子们时,他们都表示虽然不是很明白那句话的意思,但是却能感受到uncle Ooi的精神和坚持!与社会上许多能言善辩、沽名钓誉,表面上坚持、私底下懦弱无能的所谓“领袖”比较,你父亲和他战友们的精神是我们的典范!
思敏,与你父亲一般老骥伏枥的无名英雄有许多许多,他们没有因为年纪大而放弃对抗不公义的斗争。因为他们的坚持,我们更加没有逃避的余地。你父亲把这种精神留给你和其他年青的朋友,因此我们肩负着把这种精神流传到下一代的重任。
他走了,给我们留下他未走完的路……
立慷 字
(注:黄少明先生于今年6月26日凌晨在槟城中央医院溘然长逝,在此向黄先生的遗孀罗女士和儿子思敏献上衷心的祝福)
7。我
我当然不会忘记,但在大选期间及大选后,有太多人和事件让我想念爸爸。其中包括:
在大选助选期间遇见李万千先生及在士毛月的老友刘国昌先生,他们都是和爸爸一起被内安法令扣留在一起的社阵(社会主义阵线)成员。李万千先生向刘国昌介绍我及告诉他我爸爸的身份,虽然刘国昌不记得我爸的名字,李万千先生告诉他我爸的外号“Superman”,他便记起了。
在靠近投票日几天,我更梦见爸爸。在梦里遇到爸爸,和他谈起投票日要去那里,我告诉他我要助选,没办法回去,爸爸告诉我说他要去Dr Lee那边看看。起身后我还以让非常清楚记得,原本还打了信息要寄给Dr Lee告诉他的,但想想后还是没寄了,觉得很小事。
最后,在大选后两天,很不幸的,白小工委会主席熊玉生先生(大声公)因病去世。在出席出殡(12日)和追悼会(20日),不只是对熊先生的过世伤心,也非常怀念我爸爸。爸爸生前非常关注及支持白小运动,白小运动也间接成为了我现在参与学生运动一个给非常重要的切入点。
在还没进入大学前,我便通过爸爸知道白小这事件,在我刚进大学时,刚好是白小年度的筹款晚宴。白小晚宴便是我上大学的第一个活动,当时还记得那个周末我大学的新生都回家,我却因为一位只见过一次面学长(伟俊)邀我出席白小晚宴而一个人留在宿舍,等着更他们去(还记得当时在宿舍外的路旁痴等了1小时(家兴和玮欣迟到)。爸爸还告诉我说他有票,可以给我去出席。但跟学长去都不用票的,有免费票。便在那晚宴上认识了一起参与运动至今的学长们。
8。我认为最想念我爸的就是我妈妈。妈妈时时会想起爸爸,尤其是每月的26日都特别的想他。虽然爸爸已经去世2年9个月,妈妈都还是无法忘记爸爸。
我想,除了以上的人,应该还有很多人怀念爸爸,希望爸爸在天之灵,可以安息。
这星期将会去清明节到爸爸那去。。。
思敏
2008年3月26日
晚上10点20分
《博大以七宗罪再控一学生》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php?n=651
《逾600封手机短讯支持注册,博华上爱FM呼唤民间力量》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62473
73382_10151397888595745_1539236921_n
543761_10151397896775745_27386755_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