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利高等教育

《独立新闻在线》 – 功利高等教育.

【我思我论/黄翠妮专栏】大专生争取免费教育及废除高等教育贷款在428净选盟大集会前引起社会关注和热烈讨论。这场运动主要由国立大专生发起,强调教育是基本权利,因此政府有义务承担全民的教育责任,运动的诉求更包括了废除高等教育基金贷款,因为高等教育贷款导致许多社会新鲜人债台高筑。

但若仔细计算,国立大专毕业生每个月需要偿还的贷款数额只占了每月收入的一小部分,所以高等教育贷款是负担的说法,似乎不太能够成立。反之,真正背负庞大债务的,应该是私立大专生。

虽然是高等教育基金贷款的受害者,但是若废除高等教育基金贷款,首当其冲的也必然是这些私立大专学府的莘莘学子。这是因为私立大专学府学费昂贵,一般普通收入家庭孩子若要在私立学府升学,贷款是免不了的事,而高等教育基金贷款仿佛成了这些学生的救星。

私立大专以市场为导向

根据人民公正党策略主任拉菲兹估计,国家高等教育基金(PTPTN)贷款累积总额将在2020年达到1770亿元, 2005年至2010年政府和私立大专生的贷款增幅分别是10%和17%。另外,值得关注的是自2007年起,高教基金批给私立大专生的贷款比政府学生更多,估计在2020年,私立大专生的贷款可达170亿7900万元,比政府大学生的69亿5600万元多。

那么既然私立大专学府的学费昂贵,为什么家长仍然乐此不疲地把孩子送入私立高等学府就读?除了是因为国立大专的学额有限,另外则应该归咎于国家的教育政策过于功利主义,导致社会的教育观念错误。

我国在1996年通过《私立学院与大专法令》,允许设立私立大学,准许外国大学设立分校,这主要是为了解决本地大学学额不足,也一并满足了因为政府实施的种族固打制而无法进入本地大专就读的华裔生需求。

此外,由于当时所提出的2020年宏愿偏重经济转型发展,工商业迫切需要更多人才,但是国家却没有能力应付,政府唯有鼓励私人大学也与国外的大学合作开办双联课程,导致私人大学的课程设计往往以市场为导向。

国内的私立大专学府如雨后春笋般设立,马来西亚目前有10所高等私立大学,四所外国大学分校,652所私立学院,虽然反映了社会对大专的需要,但是却不一定代表我国需要如此多的私立大学和院校。

大专品质管制堪忧

前马大经济学院教授佐摩(Jomo K.Sundaram)早在1994年接受《资料与研究》专访时就指出,政府有责任确保更多层次的教育机会。若政府的财务资源有限,私人界则不应该被限制参与发展教育,但是强调政府在批准私立大专设立时,必须符合两个基本条件,即:一、不是为了赚取利润而已;二、必须具备品质的控制。

然而在政府开放设立私立大专院校六年后的今天,私立大专现今的发展恰恰违背了上述两个基本原则。私立大专不再是为了满足教育目的,反之成了文凭买卖的场所,本地野鸡大学比比皆是,念完大学后,学生非但没有进入梦寐以求的职场,更背负一屁股的债务。

和丰国会议员杰亚古玛(Michael Jeyakumar Devaraj)曾经指出,国家高等教育基金(PTPTN)滥发贷款,只让私立学院赚取暴利,因为虽然我国私人界一年只需要2000名护士,但2010年却允许61间私立学院吸纳超过1万2000名护士系学生,2011年则吸纳8000护士系学生,使护士学生供过于求而失业。

此外,政府当初要把马来西亚提升为本区域教育中心目标,现在沦为外籍人士借用念书之名,进入我国工作的管道。较早前,《中国报》记者潜入国内数家私人高等学府,揭发学府怪现象:某课系虽有110名学生注册,每天班上却只有一人出席。同时该报也揭发,本地部分害群之马高等学府疑与非洲诈骗集团勾结,发出学生证让黑人学生顺利入境后却无需上课,纵容黑人学生持著学生证自由来去。

马来西亚虽有学术资格鉴定机构(MQA)来监督私人高等教育学府的素质,但是以上种种的例子再次证明,我国教育私营化志在牟取利益,不注重大专教育的素质。

发展指标忽略学术标准

此外,今天以功利为主的大专教育体系,造就了社会普遍上拥有一定要上大学的观念迷失。社会对私立大专院校的需求已经不单纯是为了满足教育的目的,私立大专院校成了文凭买卖场所,因此尽管今日私立大专学府的学费日益攀高,入读私立学府的学生也日益增加,因为社会普遍认为大学是唯一的出路,而并非一项选择。

《2007年高等教育策略蓝图》中所提到四个发展阶段,皆显示了以“数量”来衡量我国高等教育的成就,包括招收10万名国际学生和于2023年拥有10万名博士,而忽略了大专的学术成就和权威。

大学不应该只是为了培育从事某种职业人士而存在,大学应该是发展知识的单位,可惜的是许多的私立大专院校并不注重知识探究,因为无利可图,而私立大专院校背后的企业家比较在意的是连带的经济效益,例如房地产的盈利。

《2007年高等教育策略蓝图》提到的四个发展阶段

重新思考高教定位

国家朝向全新的经济转型计划,鉴定了12个重点发展的经济领域,教育规划必须顺应国家社会的发展需求,满足国家人力需求是顺里成章的事。但是,在很多工业进步的国家,所需要的人才,不需要通过私营化教育,更不需要人人上大学,就能够达到训练人才的目标。

倘若国家发展需要更多的专业技术人员,政府要着重发展的不是设立更多的私立大专学府,反之应该注重技职教育人才培训。而在第十马来西亚计划下,已经明确提及将于2012年实施技职认证,而副首相督慕尤丁也在近期内,宣布改革技职教育,显示政府开始意识到技职教育的重要。

许多家长以为,上大学的孩子才算有所成就,许多家长尤其是华裔家长普遍认为蓝领工人的待遇不如高教文凭持有者,因此从小学开始就逼迫孩子一定要成为符合市场需求的专业人士。但是以德国为例,德国人不介意是否拥有大学学位,但是却在乎个人有没有一技之长来养活自己。这也是有鉴于德国在技职教育上做得相当完善,这说明政府在规划国家教育体系扮演关键角色。

我国高等教育发展必须从长计议,国家更应该重新定位大学,而私立大专学府更不是一种商业交易,私立大学应该由民间团体承办才能达到非营利的目的,以辅助政府在教育的不足。

私立大学应该着重于社会责任多过于盈利考量,但是可惜的是现有的政府、私人企业家以及家长都把教育当成投资,只讲求经济效益,教育的功利主义盖过了其他的人文价值。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