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专法令却不开放空间 学运不满学生权益被典当

《独立新闻在线》 – 修大专法令却不开放空间 学运不满学生权益被典当.

【学运】2001年6月8日,两百名学生在国家清真寺前举行的反对内安法令和平集会强烈要求政府废除《1960年内安法令》,并无条件释放所有的被扣者或带上法庭提呈证据提控他们。较后,警察使用暴力驱散该集会,并强硬逮捕了七名学生,随后以参加集会的罪名控上法院。隔年起,6月8日正式被宣布为学生权利日。这是马来西亚学生们严重被打压的一天;同时,这也意味着我们必须铭记学生权利,呼唤学生捍卫我们本身的权利以及抗争,直到达到学生自治,校园自主为止。

过去的学生权利日,学生组织都会发表学生宣言,提出诉求,要求政府重视学生权利,实行诉求。但过去一年,我们不但看不到国阵政府的改变,反而变本加厉的打压及迫害学生与学运分子。《大专法令》恶法仍然高高在上,掐着学生民主自由的咽喉。

回顾2011/2012年学生被打压事件:

大专生集会自由被剥夺

《宪法》赋予每位公民拥有结社、集会及言论自由权利,然而在马来西亚,身为一名大学生,社会培育出来的的知识份子却被《大专法令》箝制,不得自由地发表本身对社会动态、政治立场的言论,更是失去集会自由。2011年5月,就发生了6名吉打回教人文大学学院(KUIN)的学生在校内示威,抗议校方把一所宿舍改为教学楼,而遭到校方对付,其中5人被停学一至两个学期,而另一名学生则被罚款RM200。紧接着,同年7月,9名在埃及升学的大专生因参与709净选盟2.0大集會而被登嘉楼政府取消奖学金。

除此,在12月的争取学术自由之行里,大约500名学生提呈备忘录给高教部副部长赛夫丁时,其中一名就读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大学(UPSI)的阿当阿里(Adam Adli)降下了太子世界贸易中心前竖起首相纳吉的旗帜,升上“学术自由”的旗帜,以传达学生追求学术自由的讯息。然而,阿当随即便被校方召传问话,最后更被吊销三个学期学籍。

最近的马大三名学生领袖被指在2012年4月争取落实全免费大学教育,废除高教贷(PTPTN)的游行中,将花圈挂在首相纳吉与高教部长卡立诺丁的肖像上,遭校方借题发挥,称有损大学名誉,而被判停学一个学期罚款200元,以及面对校方的严厉警告。

这种种的打压事件,自《大专法令》存在以来,便不间断的发生。由此可见,《大专法令》已成为了一把扼杀学生民主精神、独立思考的凶器,更是褫夺学生权利的恶法。

大专生被暴力对待

在过去一年,除了许多大专生被校方援引《大专法令》对付以外,更有大专生在学生运动中被暴力对待,以另一种方式迫害大专生。首先,在2011年12月,约30名学生参与由“争取学术自由运动”(BEBAS)组织发起的“争取学术自由”快闪活动,可是这场在中坏广场的快闪活动却遭遇警方阻止,下令在2分钟内解散,过后并迅速逮捕其中15位大专生。

在2011年12月31日跨年晚上,约60名大专生聚集于苏丹依德利斯师范大学(UPSI)校门口,和平请愿声援降旗事件被校方传召的阿当。结果却迎来警方大阵仗严阵以待,手无寸铁的大专生却被警方大肆镇压,殴打学生,爆发学生受伤晕倒的流血事件!

同年二月期间,当学运组织在雪州巴生举办讲座,会场遭近百名流氓捣乱,砸坏会场椅子,并追打学运份子,声言禁止他们进入礼堂。然而,警方却以流氓人数太多为由,称并不能做什么,谨派遣三辆警车和两辆电单车,护送一行人到警区总部报案而逃避闹事者。另外,在“占领独立广场”运动里,也发生学生在凌晨被袭击,遭多名流氓大肆破坏广场上的帐篷,学生的手机、相机等物品,并殴打在广场的学生,警方却在旁袖手旁观!

除了法令的压制,当权者更动用国家机构来对付大专生,以图杀一儆百。更甚的是,不独立的执法单位,联合当权者打压异议,更令学生运动雪上加霜。

大学封闭制度,典当学生权利

2012年1月,阿当被校方吊销三个学期学籍!在当天的听证会上,他根本没有机会据理抗辩,也不被允许律师陪同。所谓的审讯过程只是一场“宣判定罪”仪式,裁决过程根本没有所谓的斟酌和逻辑论证。这显示了国立大专学府已沦为当权者箝制学生思想及逼害学生的机构,导致大学丧失独立自主的精神。另外,陈泓凯位于理大贴海报事件也突出了大学的封闭管理制,阻止认为不利于他们和当权者的资讯被带入校园,剥夺学生自由接收资讯的权利,而理大前进发起签名运动时,更是处处受到保安人员干扰,学生的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受到打压。

2012年6月,免费教育风波续演变成政治斗角仇恨的游戏。高教部长卡立诺丁证实,高等教育基金已确定冻结雪州大学新生贷款,此举是要公正党证明他们能在州内能落实免费教育政策。这也使即将到雪州大学升学的千余名学生即将面对财政困难而影响升学计划。这证明掌握着国家经济资源的国阵政府典当国家高等教育并有意挑拨雪州政府证明其惠民政策的意向与能力。同时也显示出高教部长滥用权力,因政治角力而随冻结雪州大学的教育贷款,罔顾学生利益。

2011及2012年可说是近期学生运动的高潮期,从2011年的学术自由之行,抗议依大校方对付学生和平请愿,到2012年的争取免费教育游行,428前占领独立广场运动。大专生打破往年学生运动的沉寂,更加踊跃的参与社会运动,与人民站同一阵线。已经专制五十多年的国阵意识到这些独立思考者的行事做法将对其他学子的思想造成激荡,也将阻碍他们愚化或控制大专生思想的进程,对其政权有所威胁,不惜使用各种方法以打压异议分子,动用国家公共机关,在恶法的护航下,名正言不顺地对付学生。

从阿当被吊销学籍三个学期、马大三名学生被吊销一个学期学籍、大专生被恐吓、骚扰,及因参与集会而被吊销奖学金等的举动足以证明大学已沦为奉承权贵的奴隶,丧失民主自治精神。虽然国阵政府在2012年4月修改《大专法令》,以允许满21岁的大专生参政,但修改只是换汤不换药的伎俩,因为自《大专法令》自颁布于1971年以来,共修改了五次,分别为1975年,1983年,1996年,2008年和2012年。可是学运份子被打压的事却不停的发生,只有废除《大专法令》,才可以彻底的归还校园民主,学术自由于学生,培育关怀社会的学生,启发年轻人勇于批判和追求改变的精神。

最后,我们重申废必须立即除《大专法令》,并撤销所有在《大专法令》下受害的学生,停止迫害及打压学运分子。同时,恢复学生会,以让学生会拥有管治校务的绝对自主权,塑造高素质的人文活动。惟有改变现今的大学封闭制度,打开校园的讨论空间,鼓吹自由、开放思想风气,大专生可以自由地表达本身的意见、看法,方可以提升大学及大学生的素质。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