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卫学术自由,警方务必对此滥权镇压给予交代

学运强烈谴责警方镇压于吉隆坡中环车站举行的快闪活动,当场逮捕了15位大专生。虽然事后未有提控,但难保往后的学生运动不会再因高教部长的墙头草态度而再遭到镇压。对此我们呼吁参与此次行动的警方给予直接的交代,以解释警方此次逮捕的合理性。

约有30名学生参与了这个由“争取学术自由运动”(BEBAS)组织发起的“争取学术自由”快闪活动。此组织由11个学生组织组成,提出了6大诉求。其中包括了争取学术自由和废除1971大专法令。快闪活动遭遇警方阻止,下令在2分钟内解散,过后并迅速逮捕其中15位大专生。警方是援引1967年警察法令第27条文来调查此案件。

联邦宪法阐明,人人有集会与言论自由,然而警方却采取警察法令,并以“会影响公共安宁,使乘客感到不舒服”为由对付参与快闪的大专生,难不成警察会觉得15位手无寸铁的大专生足以影响公共安宁?所有超过15人的旅行团,岂不是都要被对付?每天几乎全世界的人都会因为他人而感到心情不适,照理来说人人都得到警局报到一遍才对。首当其冲的应该就数集权腐败的中央政府最惹人不适吧。再说,经过人民的牧牧不倦的斗争洗礼,碍于政权的纳吉首相也已公开承认其爱用的警察法令是“有问题”的。

高教部副部长塞夫丁阿都拉曾在国际伊斯兰教大学教授阿兹巴里被停职一事表示,他本身尊重大学的自主权,也承认学术自由的重要性,而大学也应该了解在社会中扮演的角色。

一会儿停职,一会儿赞同,一会儿逮捕,何以这一切竟是如此的矛盾?

大学,大专生,不应再被这种两头倒的言论消磨下去。学术自由,学生自治,我们都有责任去捍卫它,让理想不再只停留回顾当年马大的光景。 大专生自己不来捍卫学术自由,谁该来捍卫呢?

和平集会本来就是公共秩序的一部分,因为那是行使社会改革无法缺席的一环。只是集权者由于自身的怯懦而不敢让来自人民的呼声曝光,甚至透过镇压抹黑,以意图“教化”人民解决垃圾的方式,就是扫在地毯下或搬家

从这一起事件中,我们可以看见警方的行动完全由那少数的高官所掌控,盲目奉命行事,而没有行使正义的意识。遭受打压的人民,包括年轻的学生们尚且知道挺身而出捍卫自身与生俱来的权利自由,可悲的是警 方却不知道为自身的职责负上更多的责任,对于身处的腐败机制选择了俯首助纣。警方麻木,岂能完全怪罪于制度,但凭我们作为一个有思想自由、有意识感知的 人,难道能完全推脱于臃肿的制度吗?制度有问题了,就应该站出来改变它!否则我们妄作一个有思想的人。也枉费了教育,更何来那些汪汪之犬,仍在瞎辩大学到 底应把时间花费在政治活动还是专心攻读,除非我们所有的教育只是为了培育一个个有专业知识的吠犬。

最后,我们再次强调学术自由的重要,及学生拥有捍卫本身权益的权利。所以,我们呼吁警方对此事给予交代,回应我们这个社会所寻求的价值。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