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大专生

不知道是不是忙着抢功劳和替国家独立历史涂脂抹粉,马来西亚青年与学生民主运动(学运)和魏家祥在内安法令被宣布将被废除后第一时间作出的“废除/检讨大专法令”呼吁,纳吉似乎充耳不闻。

哈哈,按照纳吉之前说的,废除内安法令是因为政府听到民意而作出的决定,只有“短短四十年历史”的大专法令,如果不换掉一个听力比较“正常”的政府的话,应该还有至少十年的“长征”需要走啊。

除了大专生出来“怒吼”之外,半岛的原住民也已经站起来抗战了。这些住在内陆地区,多年来饱受国阵政府剥削和掠夺土地的淳朴人民,如今也忍无可忍了。

比较起知识水平相对比较低、人数比较少、经济环境比较差的原住民而言,大部分属于中产阶级大专生应该是更有能力能更快争取到自己权益的一群,但现实却不是这么一回事。

我 妈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我和姐妹们顺顺利利地从大学毕业,当一个“大学生”。对于跟她同一辈的人来说,“大学生”简直就是一个莫大的光环,代表了崇高的社 会地位和过人的处事能力。可是现在的大学生真的有这样的能力吗?撇开越来越低的学术水平不说,绝大部分的大学生都已经变成了资本主义的奴隶,只想着快快毕 业找一份赚钱的工作,大专法令对他们而言是什么恶法都不要紧——因为他们知道,只要乖乖读书,那是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的,什么学术自由、学生自主,他们本 来就不在乎也不觉得拥有了会有什么改变。每次在报章上看到拉着布条声嘶力竭喊着“废除大专法令”的所谓“不怕死的傻瓜”来来去去就是那几个,仿佛马来西亚 就只有那几个大专生。

纳吉为什么对保留大专法令有恃无恐?因为他知道,那些只关心考试成绩、逛街、谈情说爱、赚 钱的大专生是不会在意的,而那些在意大专法令的大专生也会在短短的大学生涯一直与大专法令周旋、浪费力气,而不会有多余的力气去关心社会——如此一来,大 专生就渐渐地从社会中分割开来——少了大专生的社会,就少了大量反抗的力气;少了社会的大专生,就少了大量支持的力量。

原住民能够齐心合力,就算人数再小都有谈判的筹码,大专生失去了大部分大专生本身的醒觉、失去了社会人士的支持、又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进行斗争(大学生涯就只有那短短的三、四年),想要胜出这场战役,还需要正视自己真正面对的问题啊!

注:作者部落格 http://siewki86.blogspot.com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