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士服务态度恶劣 政府才是罪魁祸首

那天凌晨决定搭德士回家时,就知道会被司机砍菜头。果然,上车后司机就先声明午夜德士不计表收费。身心疲惫,也管不了那么多,当时也只想快点回家。可是一路上,司机出现打瞌睡的现象,车子一直左弯右拐,一路上惊险万分。临下车前,朋友随口一问得知原来司机从早到晚都在开车,所以疲态尽显。

或许我们会骂司机太自私,为了赚钱而不理乘客的死活,可是又有谁愿意为了拿自己的性命当赌注。如果从专业和服务态度来看,这名司机的确是不及格了,可是什么让司机可以漫天开价,不用计程表;是什么让他尽管疲惫不堪,也要工作到午夜?虽然乘客是受害者,可是德士司机却不是这种种问题的根源。

德士费调涨 解决业者漫天开价、拒载问题?

国内公共交通收费自去年8月1日起全面调涨,其中获许调涨车资的公共交通包括德士、机场德士、长途及短途巴士、迷你巴士、学生巴士和出租车。而全国德士起跳价从2令吉升为3令吉,而在槟城则从原来的3令吉涨到4令吉。

对于调涨德士收费,首相署部长纳兹里解释,德士收费低将导致了德士业者不使用计程表、直接开价甚至拒载,最后人民反而吃亏。话虽如此,单是今年,我自己就搭了无数次不使用计程表,直接开价的计程车,从Balakong回Sri Serdang、从The Mines 去 South City,还有前几天从富都车站回八打灵的车程,显然问题依然存在。

去年十二月,纳兹里抨击大马的德士司机态度恶劣,甚至比大马的厕所还糟糕。他更谴责问题并没有因为德士费调涨而有所改善。然而,这种表面的解决方式,并不能将德士司机的问题根治。因为问题背后的始作俑者是大马政府的德士政策。

大马德士政策 吸干德士司机的血

根据《当今大马》的报导,执业律师陈思源曾经指出,大马德士服务态度恶劣的现象源自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就已经是一个大马社会挥之不去的问题。

在80年代有关部门美其名“容易管制”以提高德士司机 服务为由开始批发式大量发出德士执照给一些(由于没有透明机制而)不知基于什么理由被“钦点”的私人公司,从而令德士司机们进入“无限期被吸血”的黑暗 期。

打个比方说,一个德士执照持有者可以凭照购买到特殊便宜(二万零吉以下)的国产车德士,然而,通过(拥有大量德士执照的)公司购买,一般上以7年为 偿还期的国产车德士,却逼使司机无可奈何地忍痛苦供九万余令吉。

雪隆德士雇主公会主席杨木利就曾经说过,由于维修费暴涨,德士司机(无论是租车还是自购的)都需工作十五个小时才能维持生计。此外,德士司机一天大约走150令吉,才能赚取五六十的收入。

他们还要长期不断地向公司奉献每日计算的45 至60 令吉的租金。因此,去除七除八扣之后,每天辛劳,司机所获酬劳勉强糊口而已。

奉劝纳兹里不要一味的指责德士司机,并要大马德士司机向上海看齐,与此同时也要好好的检讨大马德士政策,遏制不合理这项“吸血”政策所带来的连锁效应。因此,商用车辆局应该考虑发放个人德士准证,以减低德士司机的营运成本,不然再多的模范对象也是徒然。

作者:翠妮(博大前进阵线)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