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507》

web

文:郑丽仪(学运实习生)

自小,在我所接触的教育制度里,民主即是选举。没错,课本上是这么说的,我也从来没有起疑心,可民主真的只是选举那么简单而已吗?直到今时在霹雳州发生的政治动荡,我才发现所谓民主选举制度下的政治领袖,其实他们扮演的角色何止是为民服务,还得娱乐大众,上演那么精彩的片段供人民欣赏,甚至可以去角逐最佳演员奖了。我很不明白,政治领袖为什么喜欢把时间花在玩家家酒呢?难道人民想看他们表演吗?今天你来当州务大臣之席,明天换我来坐坐,我想,大家心里应该跟我一样,感觉很无奈吧?

 

我一直在思考着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我们的国家有宪法的存在,可是却没人愿意去遵从,那宪法还有什么意义呢?可是苏丹就可以因此而滥权吗?从来只有州议会议长赶议员出去,今时却上演着议长被强行抬出州议院;从来只有议长关掉议员的麦克风,然而日前发生的戏码竟然是议长的麦克风被关!荒谬!这种画面在我念书时好像都没有听说的,我心里有些纳闷了。接着,闹双胞胎的局面接二连三的浮现,到底这些所谓的成年人们想闹多久呀?人民想要的只是一个民主的机制吧?但或许这两限制的成形会给民主社会带来曙光呢?彼此对立的党派开始扮演着相互监督的角色了。

 

再者,虽说议员的跳槽行为也是民主选举的一小部分,可是霹雳州政府因为三位州议员的跳槽行动而变天换政府,这才引起争议。跳槽的议员也是人民选出来的代议士,值得去争议的是当初人民投下手中的那一票,到底是在选人还是在选党?既然议员选择跳槽,那应该也辞去当今的职务,让议席悬空,再进行补选。但问题的所在是一旦议员辞去职务,他将不得在五年内参与选举。这么看来,霹雳州宪法是否应该修改这条法令以允许同一个议员在辞职后依然可以参与补选呢?那就算跳槽的议员在补选中获胜,民众都不会起非议吧?

 

接下来要探讨的是人的基本权益,人民有权利选择自己喜欢的衣服颜色,政府为何说穿黑衣的群众危害国家安宁而强制逮捕他们呢?是政府心里作祟吧?不然怎么把穿黑衣的公众视为危害社会治安的一群呢?就连在警局前烛光请愿者也被请到警局喝咖啡,脱黑衣,简直是不可理喻。黄进发只是号召并带动全马民众穿上黑衣,起黑色抗议,他们既没有涉及任何的刑事条例,也没有伤害任何无辜平民老百姓,却因此被抓牢里,说起来还挺可笑的。这场公民不合作运动,运用“黑色革命”来抗议国阵非法夺权,除了是要对于非法政权表达不满外,民众更希望霹雳州议会尽快被解散,重新举行选举。

 

整件事情发展至今,我始终无法理解政治领袖的想法。对我而言,他们的言行举止,很奇怪。到底这个僵局要闹到什么时候呢?国阵与民联之间的对抗会持续多久?这情景像“尝将冷眼观螃蟹,看你横行到几时”般,大家都不愿停歇,各持己见。人民终究到底,要的只不过是一个民主制度,一个没有漏洞的制度,不是会起争议性的制度。这梦想何时会实现呢?当今社会的乱象,一如所谓的“一个黑色马来西亚”,民众心里应该感到很悲哀。希望这一切尽快画上句点,如雨过天晴般,齐国上下期待着美好的马来西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