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朝野火线,走出自己的路

http://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81560

郭史光庆

半岛5州的人民联盟政府上台后所宣布的许多政策,直接向国阵政府迎面刮了响亮的一掌,许多国阵当权50年来悬而未解的课题,落到人民联盟手上就像变魔术一般,毫不费劲就搞掂了。

lim guan eng and penang deputy cm p ramasamy and mohd fairus khairuddin 120308民主行动党主导的槟城州政府,落实了公开招标与轮流分配政府合约的两项新政策,若能持续有效执行,势将能消除过去每项合约所附带的“台底费”,让州政府能够以相对低廉的成本购得素质更高的服务与产品,杜绝“干捞”弊端与豆腐工程。

雪兰莪政府虽然一上台就受到紧密监督,由网络媒体所挑起的“零木屋区”政策延续与否,让州务大臣卡立被迫多次辩解,不过雪州政府指示巴生市议会撤销巴板木屋区搬迁令的举动,却是前朝政府不曾做过的创举,印证了雪州政府尊重城市拓荒者土地权利的承诺。

一度因为州务大臣来自回教党而遭马华与民政党痛批的霹雳州政府,上台不及一个月就承诺向华人新村与马来重组村发出永久地契,让大选前高喊“巩固在朝力量,华社前途明亮”的马华汗颜。

原本后悔在3月8日“出手过重”的选民,开始发现自己简单两划写下的一个叉,竟然可以将不可能变成可能,要解决沉疴宿疾只是举手之劳。

民盟新政逼国阵兑现承诺

没错,否决国阵三分之二多数议席,逼国阵退守南马,为马来西亚开启了政治权力平衡竞争的新时代;无论是志在执政中央的人民联盟,还是卧薪尝胆要收复失地的国阵,都得交出更亲民、更亮丽的政绩。

不 仅国阵与民盟参与了这场拔河赛,民盟三党各自主导的5个州政府,也在进行着一场盟友之间的良性竞争,从霹雳州发出永久地契,雪州政府立即放话考虑效仿的现 象便可见一斑。至于蒙受重挫的国阵,在落实公布财产、直播国会这些“门面改革”后,相信很快也将跟进民盟的亲民政策,早在4年前就应兑现的更多改革将陆续 有来。

这个政治新景象,让一些过于乐观的社运分子不是感觉“任务完成”,就是一股脑儿加入民盟,满腔热血准备要在体制推内动改革与民主议程。

过去他们老是挂在嘴边的“民智未开”,似乎在投票日一夜间奇迹般改变。对他们来说,人民突然顿悟什么是制衡与监督;一些甚至断言,选举成绩反映人民在刹那间跨越了50年来的宗教与肤色隔阂。最关键的是,他们忘了政治学的金科玉律:权力使人腐败。

民盟换了屁股换脑袋?

尽管民盟上台后高调推动改革议程,但是若仔细检验,不难发现在一些新政策上,民盟有所保留与顾忌,甚至与过去身为反对党时所提倡的原则,背道而驰。

khalid ibrahim selangor mb pc 260308 01顺手拈来,公正党在大选结束后,曾于3月17日在雪州大臣官邸大礼堂举办公正党的大选检讨会议,该党所有国州议席候选人都出席,形同滥用雪州政府资产。若没有受到监督与谴责,进一步演变为“国库通党库,党库通私库”也并非不可能。

过去三党要求国阵公布公职人员财产,但如今,人民联盟取得雪州政权后,却对自己以前的诉求躲躲闪闪,竟然制定大臣与行政议员逾21岁的儿女,豁免申报财产的荒谬条例,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此外,雪州与槟州政府也提出种种匪夷所思,不符民主平等、制衡与监督原则的理由,拒绝按朝野选票比例遴选地方议员。槟城自救会负责人黄文强就指出,过去在野的行动党曾在恢复地方政府选举运动中提出这项要求,难道是换了屁股就换脑袋?

选民交付给民盟的委托,不仅在解决民生问题的永久地契、减低经济负担的廉宜水费,还涵盖更高标准的政治操守,包括公职人员在出席党活动或进行党务时必须请假、不能滥用政府资源如官车进行党务等等,甚至进一步将这些准则制度法定化。

民盟背信丧失监督力

然而,3月8日后的新政局虽然让民盟获得5州的执政权,但在此同时,它却失去了最大的监督力量。民盟首次成功拿下82个国会议席,不过,只要5个民盟州政府所执行的政策有违民主透明的原则,他们就无法在同样的政策上监督或谴责国阵中央政府。

上文所提及的数项“有所保留”政策,就已导致民盟无法再要求国阵将公职人员的儿女纳入申报财产的对象,也无法要求国阵州政府按照朝野得票比例遴选地方议员,更何况是恢复地方选举

试想,若民盟5州继续执行更多看似比国阵进步,但仍旧不达标准的政策,再过一两年,民盟能监督国阵的范围是否将越来越狭隘?制衡的力量会否日益萎缩?

国阵缺乏道德制高点

abdullah ahmad badawi and barisan nasional bn manifesto election 2008换个角度,若我们依赖下野的国阵扮演监督角色,更是缘木求鱼。抛开国阵需要多久才能适应反对党角色的问题不谈,要求国阵监督民盟,就象是前首相马哈迪批评继承者阿都拉一样,毫无道德制高点与说服力。

民盟只须反问国阵,“你以前不是更烂吗?”,接着再要求执法单位翻案调查,就可以轻易避过国阵的炮火,反过来堵住国阵的嘴巴。

真正唤醒民间力量

在朝野监督力量都可能大不如前的新局势下,政治大海啸不代表“任务完成”,反之意味着国内社运必须开展另一项任务,从壮大反对力量转为灌溉民间第三股力量,从引领选民超越投票民主,到开始认识与实践参与式民主,崛起为主要的监督力量。

许多选民在3月8日投票后,目前好整以暇等待新上台的民盟州政府,以及国会里更强大的民盟反对党,自动为他们解决问题,推动改革议程。

这 样的态度显然是不足够的,运动必须深化选民对民主的认知,让他们意识到仅仅投票并不足以民主改革,还必须在非选举时期自发汇集与组织民间声音,以集体力量 向当权者传达心声、展开谈判、监督施政;否则一旦民盟权力越趋稳固,改革步伐将停滞不前,选民将对选举制度失去信心,甚至倒退回过去“选谁都一样”的保守 心态。

目前只擅于炒作舆论但基层薄弱的非政府组织,在忙着监督与施压民盟政府落实改革议程的同时,必须更努力推动公众以社区、职业、共同 利益等作为结社凝聚点,例如成立居民协会、小贩公会、特定议题的委员会等,将民间目前消极被动的态度,转为积极争取参与政治决策与立法过程的精神。

长期的草根工作才能慢慢建立起民间的主体性,成为朝野之外的第三股力量,不仅扮演真正代表民意的监督角色,也迫使朝野之间的竞争以人民福祉为主轴,如此马来西亚的民主发展才能晋入新的阶段。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