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民主的机遇与挑战

作者:郑屹强

大专生,是时候了!

最近从联邦内阁到各州内阁名单纷纷出炉了,各方的执政党都提出自己要进行改革,誓要把现有的部门变革得更加好,以提高人们对他们的信任与支持。

然而日前,新任高等教育部长拿督斯里莫哈末卡立就提出了一个让人们觉得诟病的言论。他指出,其实大专法令并非限制学生的自由,相反这将可让学生变得更有责任。这一句话,我们就能看出这位高教部长要改革的诚意了,我相信大家应该不会忘记去年发生的李松荣事件、前年发生的博华事件、还有苏淑桦事件、大专生被秋后算账事件等等,我看要谈起大专法令限制大学生的基本自由的事件,比比皆是。

在此,我想提出几个论据证明大专法令限制大专生的自由,以免大家被新部长所误导。

首先,大专法令如何限制大专生的自由呢?

根据大专法令的第15 条文,

任何一位大专生在没有得到副校长的书面同意下,不能支持、反对或同情任何社团、职工会、政党或群体。

任何一位大专生在没有得到副校长的书面同意下,不能对任何媒体或外界发表言论。

任何一位大专生在没有得到副校长的书面同意下,不能参与任何社团、职工会、政党活动。

任何5位或超过5位大专生在没有得到副校长的书面同意下,不能在校园内集合在一起。

所以,我们很明显地可以看见出在大专法令下,大专生连五个人集合在一起都要得到副校长的批准,这难道还能说大专法令并非限制学生的自由吗?当一群大专生连基本要站一起的自由都没有的时候,你怎么能说这是将可让学生变得更有责任的谬论呢?

大专生是国家人力资本的基础,国家未来的主人翁,但是现今的大专生都是一群活在大专法令的恐惧之中,大家都不敢发出自己的声音,因为担心自己发言后随时会触犯大专法令而被控告,所以大部分的大专生慢慢地变成了沉默的一群,大家开始不想理会国家大事,只关心自己学业成绩,变成了考试机器。还有另一些关心时事的大专生,他们每天阅读报纸、网上媒体,了解国家发展,但是碍于大专法令,他们只能在房间偷偷地谈谈国事家事,最多也只敢在要求署名的论坛里发出声音,心里面充满着无力感。但也有一些较勇敢的大专生敢于发出自己的声音,冲撞不合理的大专法令,而这群大专生也在不同的季节里被校方沿用恶法控告,来恐吓其他想要争取自由的大专生。

大学本来就是一个让大学生自由发展的天地,但是因为大专法令的出现,限制了大专生的自由,让现有的大专生逐渐失去创意、失去活力,最后变成了一个没有市场竞争力的大学生。

正如前学运领袖朱进佳所言,《大专法令》是大学向前迈进的严峻障碍。如果真的谈大专教育改革,废除这个恶法,势在必行。近来高教部长说要检讨《大专法令》,问题是检讨过后是一个更加 苛刻的法令,还是一个为迎合市场需求进一步把教育商品化的步骤?《大专法令》不被废除,校园难以自主,学术难以自由,学生难以喘息。

所以,我看如果马来西亚大学如果要有像台湾大学法般第一章所列明之大学以研究学术,培育人才,提升文化,服务社会,促进国家发展为宗旨。大学应受学术自由之保障,并在法律规定范围内,享有自治权的条文的话,我看大专生不能只是默默地等5年后国家再转变,期待会出现新掌权的政府释放大专生。反而是要国内的大专组织如:全国大专生团结阵线、马来西亚青年与学生民主运动、全国大专联谊会等等号召大专生不分种族、不分理念地团结在一起,大家共同推动废除大专法令运动,并且效法菲律宾学运分子设立一份《学生大宪章》(Magna Carta of Students)到国会以取代现有不合时宜的大专法令,以提出大学生所要之法,不要再把我们的命运交给别人,是时候证明大学生有能力治理校园,就从自己能设立自己要的法令开始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